“警察書記”來扶貧 多樂村裏歡樂多

來源:廣安新聞網 瀏覽43601次
(原標題:“警察書記”來扶貧 多樂村裏歡樂多)

image.png

84歲的獨居老人阿牛麼哈外,視力不好,但是對聲音很敏感。

“今天下雪了,牀上要多鋪一牀棉絮,家裏的牛羊要關進圈裏喲。”聽到陳天超的聲音,阿牛麼哈外心裏一陣暖意,這位從廣安來的駐村第一書記,時常登門關心她的生活起居。

兩年前,陳天超從廣安市公安局交警三大隊“轉戰”涼山州布拖縣瓦都鄉多樂村任第一書記,便“誇下海口”,要讓多樂村變個樣。

兩年過去了,多樂村變了嗎?阿牛麼哈外雖然看不清,但她聽村民談起,這位“警察書記”的到來,的確讓村裏變了樣:昔日的土坯房不見了蹤影,家家户户住上了新房子,家家户户通上了水泥路,村裏辦起了幼兒園,也通上了“小黃車”(農村公交面包車),荒山坡上種上了青花椒……

“陳書記,卡沙沙(謝謝你)。”10月20日,多樂村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,面對前來看望她的陳天超,阿牛麼哈外道出了心中深藏已久的這句話。   

使命之下的得與舍

image.png

重返涼山腹地,陳天超意志堅定。

2018年6月,省委發出支援涼山脱貧攻堅的號召令,廣安市公安局交警三大隊副大隊長陳天超,聞令而動,主動請纓。

20年前,陳天超便於涼山這片土地結緣,在涼山州會理縣公安局工作了5年,後調回廣安。

在“請戰書”上,陳天超寫到:涼山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無不令我魂牽夢繞;這裏的戰友,這裏的鄉親給予了我無私的幫助,總想以一種什麼方式迴歸,回報涼山人民。

受命援涼,陳天超心裏很清楚,此行意味着什麼:任務艱鉅、責任重大、使命光榮。援彝三春秋,人生新徵程;奉獻在涼山,警徽添光彩。

此去三年,得與舍,在陳天超的心裏,早已經有千萬次掂量。得到的是榮耀,看重的是大局,看輕的是個人得失。

陳天超一直記得,2018年6月30日,他離開廣安,早上出門的時候,女兒還特地往他的行李箱裏面放了幾個蘋果。

“爸爸,你在路上餓了就吃蘋果,早點回來哦。”女兒陳歆蔚正在上小學二年級,她也許還不知道,爸爸此去要待三年之久,她以為爸爸只是平常的出差。

説起女兒,陳天超始終心懷滿滿的愧疚。2019年9月的一天晚上,女兒給他打來電話“訴苦”,“爸爸,今天我們班上為涼山捐款捐物時,一個同學問我為什麼不捐,我説我早就捐了,是叫我爸爸帶過去的,而且還捐了個爸爸。”

陳天超聽得出,女兒的話語裏雖有一絲淺淺的委屈,但更多的卻是對自己工作的理解和支持。

走出小區大門那一刻,陳天超強忍着沒有回頭,他知道,大門裏面的妻子一定哭得像個“淚人”。

出發的前一晚,妻子還在賭氣。“你不要忘了,你的身份不僅是一名警察,同時也是父親、兒子、丈夫……”

“我是一個家庭的頂樑柱,更是一名共產黨員,組織有需要,涼山人民有需要,我義不容辭。”陳天超耐心地給妻子講道理,還發動岳父當“説客”。

陳天超的岳父鄧文發,是一名銀行工作人員,他支持女婿的決定:“你放心去涼山,家裏的事情我們來操心。”

最終,陳天超得到了家人的一致支持:去涼山,去組織最需要的地方。

2018年6月31日,陳天超跨越近千公里,從小平家鄉廣安市轉戰涼山州布拖縣瓦都鄉多樂村。

在多樂村,陳天超將以駐村第一書記的身份,肩負使命和重擔,度過三年時光。

一場電影撬動的“革命”

image.png

車出布拖縣城,前往多樂村,一路上,險象叢生,需要經過30多道拐的盤山路,耗時超過1個多小時。

多樂村三面環山,一面臨崖,平均海拔2600米,雲霧一來,這個只有820人的村子,便隱沒在崇山之中。

大山,就像一堵堵高牆,將多樂村阻隔在內,他們看不到外面世界,聽不到外面的聲音,瞭解不到黨和國家的政策。

貧窮,猶如大山壓頂,壓得多樂村喘不過氣來。

毫無疑問,貧窮,絕對是多樂村的“標籤”。全村208户、820人,貧困人口390人,貧困人口占總人口的近一半,2017年人均年收入還不足3700元。

“貧困發生率高,既有自然原因和歷史原因,更有主觀原因。”陳天超發現,當地村民脱貧的內生動力明顯不足,主動脱貧的意願不強,缺少脱貧致富的路徑。

陳天超還記得,初到多樂村時,滿眼都是白色垃圾和隨處亂扔的啤酒瓶子,蒼蠅蚊子滿天飛,大人孩子一身髒兮兮的。他暗下決定,一定要讓這裏變個樣。

變化,從村民的日常生活習慣入手,從一場電影開始。在村活動室,陳天超每週為村民放一場電影,吸引大家前來觀看,漸漸地,村民們都愛上了看電影。

村民來的次數多了,陳天超便給他們提出一個硬條件:衣服必須穿整潔,臉和手必須洗乾淨才能入場。陳天超在洗手間放上一塊香皂,現場督促村民用香皂洗手。

“洗得乾乾淨淨,對我們自己也好嘛。”村民吉克爾子説,在陳書記的潛移默化地影響下,大家開始養成勤洗手、洗臉、洗衣服的好習慣。

解決了村民個人衞生習慣問題,陳天超又將目標鎖定到每户村民的家庭環境衞生。

陳天超組織召開全村環境綜合治理現場會,現場查看全村道路和房前屋後“髒亂差”點位,明確保潔員責任區域,落實農户“門前三包”責任制。

如今,白色垃圾滿山坡、啤酒瓶子隨處扔的現象,在多樂村幾乎絕跡。

陳天超還在村內開展“感恩奮進·巾幗建功”行動。組建婦女互助隊、婦女健康宣傳隊、達體舞隊,提升婦女在家庭、社會中的地位。有了幫扶隊員的支持,婦女們積極響應,對村民進行個人健康和衞生方面的宣傳,引導村民養成良好生活習慣。

近兩年來,多樂村有56户家庭受到布拖縣或瓦都鄉表彰獎勵,多樂村也被布拖縣委、縣政府評為移風易俗示範村。 

火塘邊釀出脱貧妙計

image.png

“脱貧攻堅工作已進入關鍵時期,我們要加快推進在建項目建設;幫扶責任人要熟知扶貧工作相關情況,完善各類台賬資料。”陳天超首先打開了話匣子。

“村裏還有個別‘五保户’沒有住進福利院,我們要多做工作。”布拖縣福利院院長阿冷莫阿力接着發言。

“上頭派人來幫助大家,我們村民自己也要爭氣,把種植養殖搞起來。”瓦都鄉代理鄉長海峯説。

……

這是近期多樂村召開的一次火塘會的場面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為村裏脱貧“出謀劃策”。

駐村後,陳天超利用彝族同胞圍着火塘擺“龍門陣”交流的傳統習俗,組織幫扶隊員、村民代表召開火塘會,宣傳發動、解讀政策、分析村情、商定發展項目,共謀脱貧致富路。

圍着火塘話脱貧,一條條“妙計”湧現了出來,為整村脱貧注入了強大動力。

優化產業結構。一改往昔刀耕火種、原始粗放、低附加值的傳統種養模式,引入50畝大黃(藥材)種植,爭取縣財政投入80萬元,建設村級羊圈和村惠農超市,新建2000畝花椒基地,發動村民入股布拖農投公司,目前村上已實現分紅3萬餘元。

改善基礎設施。爭取布拖縣財政投入300萬元,開建5公里長的通組公路。不日投入使用後,將縮短村縣距離約20公里,極大地方便村民出行。爭取幫扶資金45萬元,安裝村民飲用水塔,完善村委會污水管網系統和改廁、改灶、改圈等。目前,大批村民已搬進了漂亮新居,未搬村民原有住房也修葺一新,村容村貌煥新顏。

斬斷貧困代際傳遞。2019年,為解決讀書問題,村裏對在讀初中、高中、大專、本科的學生,每人分別發放300元、500元、1000元、1500元的助學金。2020年,為解決讀好書的問題,村裏對成績優異的初、高中生,大專、本科學生實行最高2000元的獎勵。

治“窮”先治“愚”,治“愚”先重“教”。目前,多樂村已有14名本專科大學生,九年制義務教育控輟保學率達100%。全村有100多“文化人”走出了大涼山,外出打工掙錢,人均年收入達7100元,村民的脱貧致富路越走越寬廣。

“坐在火塘邊商量脱貧對策,大家距離更近、話更真,結果更高效。”陳天超説,圍繞火塘會,駐村工作隊員和當地幹部羣眾一道,尋良計、獻良策、施良方,多樂村的變化看得見、摸得着,一天一個樣。

三年幹成一件大事

image.png

一年幹成幾件小事,三年幹成一件大事。

駐村第一天,陳天超就立下“軍令狀”,要讓多樂村變個樣。

如今,多樂村真的變了樣。全村整體退出貧困村序列,所有貧困户全部脱貧清零,被涼山州委、州政府,布拖縣委、縣政府表彰為“四好村”。

現在的多樂村今非昔比,村裏多了歡笑,村民生活有了奔頭,有了希望。

“住上好房子、過上好日子、養成好習慣、形成好風氣,多樂村真的變了。”陳天超説,只要真正實現村子變了、百姓富了,他才沒有辜負組織的信任。

駐村兩年多原本體重150多斤的陳天超,現已“瘦身”到120多斤。雖衣帶漸寬人憔悴,但始終無怨無悔。

布拖縣委副書記、縣綜合幫扶工作隊隊長魏全元評價,陳天超開展幫扶工作以來,從人民羣眾最盼、最需、最難的事情着手,用心、用情、用力開展工作,在產業扶持、發展生產、移風易俗上做了大量艱苦細緻的工作,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
2019年7月,陳天超被四川省委、省政府表彰為脱貧攻堅先進個人。

同時,作為廣安市公安局脱貧攻堅援涼工作隊臨時黨支部書記的陳天超,帶領廣安幫扶民警一道,艱苦奮鬥、甘守寂寞、無私無畏、決戰決勝,為當地脱貧攻堅工作作出了突出貢獻,團隊中有8人次獲得省、州、縣的表彰獎勵。

現在,一個景美人和的彝村正展現在大家面前,陳天超正帶領多樂村廣大幹部羣眾,朝着脱貧奔康的道路闊步前行,並以滿滿的信心和昂揚的姿態迎接脱貧驗收。(李曉勇 熊曉康 段鑫濤 賀小芹 湯仕雄 辜羽金)

 

編輯:龍治偉 發佈時間:2020-11-24
往期回顧 查看更多